镇江第一综合性门户网

经济界及专家建议广东构建产业链金融生态体系 用供应链金融破解

发布日期:2021-07-04 04:52   来源:未知   阅读:

  www.bh3o9.cn探访北京别墅红盘金隅上城郡:露台改造,经济界及专家建议广东构建产业链金融生态体系 用供应链金融破解民企融资难

  在产业大省广东,供应链金融正在为破解民企融资提供新思路——抓住产业链中的核心企业,用科技将传统银行的“砖头文化”(房屋抵押才能贷款)转换为“数据文化”(以真实数据为支撑提供贷款),从而有效解决中小微企业因缺乏抵押物导致的贷款难题。

  在产业大省广东,供应链金融正在为破解民企融资提供新思路——抓住产业链中的核心企业,用科技将传统银行的“砖头文化”(房屋抵押才能贷款)转换为“数据文化”(以真实数据为支撑提供贷款),从而有效解决中小微企业因缺乏抵押物导致的贷款难题。以TCL为例,通过供应链金融已为上万家上下游企业提供融资,盘活了853亿元的应收账款。

  多位专家指出,广东应在供应链的基础上构建更加庞大的产业链金融生态体系,实现对产业链条上所有中小企业的全覆盖融资服务。同时,政府可设立供应链金融引导基金,发挥财政资金的放大效应,带动更多社会资本参与其中。

  在惠州,走进惠嘉纸品的生产车间,一排排印刷机正在“哗哗”地有序工作着。作为TCL包装供货商的惠嘉纸品,此前时常被资金短缺的问题所困扰,现在却因为是TCL的供应商、手握“金单”(产品名称)而获得了融资。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有关工作的通知》中提出,要依托产业链核心企业信用、真实交易背景和物流、信息流、资金流闭环,为上下游企业提供无需抵押担保的订单融资、应收应付账款融资。

  传统的供应链金融是银行等金融机构利用供应链上核心企业的信用,由核心企业作为担保,向供应链当中的中小企业提供信用额度的一种融资模式。但实操中,核心企业信贷资源的传导往往面临大面积堵塞。金融壹账通供应链金融副总经理庄海龑表示,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往往需要核心企业配合,核心企业对于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的整体风险本身会存在较强的顾虑。当核心企业不配合,银行在审批小企业融资时,就没办法去依托交易背景开展工作。这造成银行所提供的传统供应链金融服务只能从核心企业传导到一级大型供应商,而大量的二级至N级供应商由于无法核实贸易真实性、无法和核心企业确权等原因享受不了供应链金融服务。

  TCL集团首席运营官、“简单汇”平台创始人杜娟介绍,在2015年,为了解决集团内应付账款管理、上游各级供应商的支付、流转、融资问题,TCL金融团队开发了这个平台,并迅速推出了拳头产品“金单”——平台内部的可流转应收账款债权凭证。由核心企业开立的“金单”,实现了核心企业对应付账款的确权。供应商在收到“金单”后,根据其贸易采购情况及资金情况,可将“金单”拆分流转至上一级供应商,也可进行融资,或者持有至到期兑付。

  “简单汇”相较于传统供应链金融的新变化在于通过线上的展业方式,实现了核心企业为中小微企业供应商提供增信,在为上游中小微企业传递商业信用的同时,提升了融资效率,与银行传统服务模式形成差异化互补。

  例如,当某小企业获得了50万的应收账款后,可能只需要5万元的融资。在传统方式下,它必须将应收账款全额抵押或变现,不仅提高了资金成本,同时,当下个月需要另一笔小额融资时,会面临无物可抵的困境。而“金单”所对应的应收账款债权最低可拆分到100元,契合小微企业短、小、频、急的融资特点。

  简单汇提供的供应链金融服务还有成本低和效率高的便利。“简单汇从开单到放款不超过2小时。”杜娟介绍,2018年“金单”平均融资成本低于6%,中国社会融资成本指数显示的企业平均融资成本是7.60%。

  截至2018年12月末,简单汇平台交易规模累计达2130亿元,累计开立金单金额853亿元,“金单”项下的累计融资规模达291亿元;服务的注册企业12076家,其中,各类小微企业数量超过9000家,占比达八成。

  在引入光大、农行、工行等更多优质资金渠道的同时,简单汇还吸引了更多核心企业及其中小微企业供应商加入平台,实现了金融机构、核心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的“三赢”。

  与TCL集团一样,美的、格力等企业,以自身作为核心企业打造的供应链金融平台,均已从集团财务公司的母体中脱胎而出,成为打通千万中小企业融资链条上的关键一环。

  除了核心企业,农行、光大、中信、平安、招商等各大银行、蚂蚁金服、苏宁、腾讯、京东、平安等金融科技巨头等等都在跑步入场。这是一片显性的“蓝海市场”——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中国供应链金融市场规模在2020年将增长至15万亿元。

  调研中,业内人士认为,广东应进一步放大供应链金融在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上的价值,打造比供应链金融更加庞大的产业链金融的生态系统,并将其发展成为一个特色产业。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建议,政府可以牵头设立供应链金融公共服务平台,将供应链核心企业和上下游企业、政府采购机构、金融机构纳入其中,通过供应链全过程信息的确认和共享,为上下游中小微企业提供在线融资。同时,为了鼓励供应链金融发展,可设立供应链金融引导基金,发挥财政资金的放大效应,带动更多社会资本参与其中。方颂提倡,用更多数字化手段,给供应链金融乃至产业链金融插上腾飞的“翅膀”。运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大力发展数据化供应链金融,将传统银行的“砖头文化”(房屋抵押才能贷款)转换为“数据文化”(以真实数据为支撑提供贷款),彻底破解中小企业抵押物不足的融资难题。

  惠州的普安电子有限公司是TCL王牌电器的上游一级供应商。2015年,普安电子拿到更多的订单顺势扩产,但因资金有限,时而陷入周转困境。尽管经营状况良好,但因抵押、担保等要求无法达到,银行还是把这家企业挡在了融资门外。

  在又一次陷入困境之际,TCL的采购人员将集团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简单汇”推荐给了普安电子,通过该平台的产品——“金单”,普安电子提前拿到了上千万元的货款,不仅化解了燃眉之急,还将更多资金投入到机器设备的更新和技术创新中去。

  供应链金融是时下的“热词”,一面有政策暖风的鼓励,另一面还有“蓝海”效应的吸引,再叠加“服务实体”“支持小微”的美誉,迅速成了一个新风口。

  但记者调研发现,这一领域在发展中也隐藏着风险。一位资深人士说:“一个连平台和技术都没有的公司,都拿着一份商业计划书和PPT,到处参加论坛宣传自己成立了供应链金融平台,这类平台一旦出事,危害将波及全行业。”

  毫无疑问,供应链金融寄托着我们解决中小企业融资最殷切的期望,但是不能任其野蛮生长。如果不及时对行业加以规范和监管,不肃清以“供应链金融”之名行招摇撞骗之实的公司,这场以支持中小企业融资为初心出发的路程,可能会遇到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