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资讯

【变奏曲】这个95后为医护人员联系捐赠了9万多片成人纸尿裤

发布日期:2021-07-09 10:31   来源:未知   阅读:

  进入六月,95后研究生郭悦萍的课程变得更加繁忙,一节课就要上一上午,时常是从早到晚的满课。可对于本科取得了双学位的她来说,这样的繁忙尚在可接受范围之内。然而两个月之前,郭悦萍的日子则需要“咬着牙”度过。

  2月7日,一个志愿者告诉郭悦萍,她在网上看到,医护人员们为了节约物资,一套防护服穿一天,尽量憋着不去上厕所。但是,当女性医护人员遇上生理期时,是没办法憋着的。从除夕夜开始,医务人员陆续驰援武汉,而在援鄂的4万多名医护人员中,有三分之二都是女性。

  当天,郭悦萍就和另外5名志愿者组成了捐赠工作组,希望筹集卫生巾、成人纸尿裤等卫生用品,捐赠给湖北的医护人员。

  加入志愿者组织后的五年,郭悦萍并没有组织过募捐活动,对于她来说,这是一次“完全从零开始”的尝试。应急救灾捐赠讲求速度快、效率高,需要郭悦萍每分每秒都在线,对出现的各种问题立即作出反应。那些日子,郭悦萍走路、吃饭都关注着手机,生怕错过任何一条消息。

  郭悦萍首先需要联系多家医院和医生,统计医护人员对于成人纸尿裤的需求,同时确认他们的接收地址。但为了不给忙碌的医生们增添负担,郭悦萍只能本着“能少说一句话绝不多说一句的原则”,尽可能高效地和医生沟通。郭悦萍形容:就像两个聊天机器人一样。在进行捐赠的一个多月里,郭悦萍和很多医生的聊天内容都特别简单。

  而同时,郭悦萍也在不断地进行着另外一些十分耗费精力的沟通。在这次疫情的捐赠工作中,很多人都想为一线医护人员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捐款已有不少,但是很多捐款都有指定用途,只能用来购买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防护用品,如果要买成人纸尿裤,就得重新寻找捐赠者。

  2月8日,志愿者组织联系到了第一个捐赠方,是一个公益粉丝团。从1月24日开始,这个粉丝团的成员们就开始为武汉乃至湖北疫情严重的地区捐赠物资,随后其负责人在多家公益组织共同搭建的群聊里看见了郭悦萍发布的物资需求,并很快做出了捐款的决定。

  联系好了捐赠方和受捐方,但武汉封城后一些运往武汉的捐赠物资的运输又成了难题。

  当时,有几家物流平台提供了绿色通道,可以免费向湖北运输防疫物资。当郭悦萍打电话联系时,得到的回复是“纸尿裤不是防疫物资,不能走绿色通道”。如果想走绿色通道把这些捐赠物资运抵湖北,需要先联系湖北省红十字会等机构提供相关证明。

  “湖北的医护人员们在医院里分秒必争地救人,他们需要的东西却不能马上送到他们手中。”郭悦萍觉得,准备证明的两天异常漫长。

  除夕夜,郭悦萍和家人一起看春晚。当听到正在一线抗疫的医护人员说:“恐惧或担心都会有,但是穿上那个衣服(白大褂)就没有担心了。”桌上的年夜饭好像突然就少了些味道,郭悦萍回忆:“难过得有些食不下咽。”

  疫情最开始,郭悦萍关心的是自己和家人会不会被感染,今年春节不能走亲访友到处串门了。但从电视上看见一线抗疫医护人员之后,郭悦萍开始意识到:“青年人不能只关心自己。”

  从2月7日到3月19日,郭悦萍和其他志愿者们成功向湖北的87家医院和援鄂医疗队捐赠了90000多片成人纸尿裤、40000多片护理垫、5000多片卫生巾,以及各类医疗防护用品。

  疫情防控形势越来越好,郭悦萍和医生们的对话框里也慢慢地有了点“人味儿”,不用再担心“多余的话”会打扰医生的工作。

  “需要操心的事儿揽到自己身上,解决好了,从而支援一线的人员,让他们安心抗疫。”这是郭悦萍的社会参与方式。虽然不能冲在抗疫第一线,但她不想只做个旁观者。

  现在,世界范围内的新冠肺炎疫情还远没有结束。郭悦萍计划着有一天也将这份经历分享给其他国家的青年人和青年组织。